网约车运营模式在此次疫情期间表现出较大优势
分类:抢单软件 热度:






对于网约车行业来说,这是一个快速变化、令人应接不暇的时代。变革与发展,挑战与机遇,在此共存。2020年初暴发的新冠疫情正在开启一场全新的蝴蝶效应,这种效应无疑为网约车行业增添新的变  近日,记者对曹操出行董事长刘金良进行独家专访,讲述变局之下,直击一家B2C网约车平台的行动与思考。

  疫情影响有限,定制化车辆有序推进


  受此次疫情影响,国内网约车市场一度停摆。从司机、到平台到上游的供应端企业都感受到寒冬的凛冽,但是对于这一现象,刘金良显然是属于乐观派。他开门见山地表示,“疫情对我们的影响只是暂时的,出行需求始终存在。”


  刘金良告诉记者,B2C的网约车运营模式在此次疫情期间表现出较大优势。一方面,订单锐减,行业司机普遍承压,但曹操出行始终坚持的是B2C运营模式,车辆资产均由平台承担,曹操司机并不承担风险。“对于司机来说,只需要努力工作,提供专业品质化服务就好。”随着疫情缓解,复工复产有序进行,曹操出行业务水平迅速恢复到往常的90%。


  另一方面,基于曹操出行高度的统筹能力,在疫情期间,曹操出行快速采取多种防疫措施保障司乘出行安全,其中为车辆安装隔离膜,也是重要举措之一。随着疫情逐渐缓解,刘金良说,“隔离膜会陆续撤掉,但是从长远来讲,乘客和司机之间隔离是一种安全举措。”


  据介绍,曹操出行早已开启对定制化车型的探索,此次疫情期间更是联合吉利商用车集团旗下的伦敦电动汽车公司LEVC,投入研发全方位健康版英伦TX车型。而这款车型具备除菌消毒等特性,专有乘客舱喷雾消毒技术,并通过全封闭隔离双舱的设置包管乘客与司机的安全。


  2020年坚持自营和对公加盟两手抓


  疫情不仅是行业格局变化的催化剂,也是平台变革发展的契机。对于2020年的发展重点,刘金良提出,“坚持自营业务,探索对公加盟业务。”


  截至2019年年底,曹操出行在全国54个城市上线,相比其他平台扩张速度相对较慢。业内更有观点提出,B2C的网约车运营模式和开城速度存在天然矛盾。对此,他表示,两者矛盾可能存在,B2C这种重资产模式扩张起来会慢一些,但是网约车不是租车行业,而是服务行业,服务是核心竞争力,更需要一步一个脚印的稳扎稳打。


  于是对于2020年曹操出行开城目标,刘金良表示“会少量增加,可能在10个城市左右,今年我们更多是希望在已开城市精耕细作,打牢基础。”


  对于自营业务,曹操出行俨然已经寻得一个不错发展路径,那就是和B端签订公务出行协议。相较于C2C模式,B2C运营模式安全有保障,司机服务水平统一,深得企业集团认可。


  据介绍,目前曹操出行已经和全国20000多家企业客户签订了公务出行协议,初尝甜头。“公务出行一般行程比力远,相对的客单价比较高,带来的收入也会高一点。很多企业员工对我们也很信任,好比杭州的阿里巴巴员工,每天深夜下班之后坐曹操,他们会说‘只有坐上曹操才敢睡觉’,这就是对我们的高度认可。”刘金良告诉记者。


  除了坚持自营业务,曹操出行在继续探索加盟业务,希望在更多城市有更多的弹性运力。但是对于对公加盟业务,曹操出行也有严格标准。“第一加盟车队要到做到依法合规,第二必须按照曹操出行的培训大纲,培训合格之后司机才可以运营接单。”


  全力支持聚合平台,但不完全依赖


  如今的网约车市场,俨然形成滴滴为代表的互联网出行平台,以高德为首的聚合平台及以曹操出行为代表的车企系网约车平台,三方主流力量,角逐不断。随着聚合平台的发展,甚至出现网约车企业逐渐沦为第三方运力的现象,对此刘金良表示,“会积极支持和配合,但不会完全依赖。”


  据介绍,2018年开始,曹操出行就已经和多个聚合平台达成合作。刘金良强调,“聚合平台的发展是一种用户价值的延伸。比如美团主打吃喝玩乐,用户吃完饭结账离开,可以在同一个APP实现叫车,这是美团为用户提供了便利,而我们有运力,能够资助他们达成这种便利。所以,我们很乐意支持和配合他们完成这种生态搭建。”


  刘金良透露,目前曹操出行来自聚合平台的订单超过20%。但是另一方面,曹操出行也在持续提升拉新促活的能力,并且将来自聚合平台的流量沉淀下来,吸纳成为曹操出行稳定用户。


  对于是否担心过于依赖聚合平台,他表示并不担心,“高德、美团、百度这类聚合平台都有自己的使用场景,离开这个场景消费者就不一定在上面打车,所以我觉得没有须要过多担心。因为出行市场对于曹操出行来说,天花板还很远。”


  疫情之下,外界一度出现唱衰曲调,认为网约车市场已经触及天花板。刘金良认为,“网约车还远未到达天花板,应该是增量较小,更多的是进入存量市场竞争。”并且他预测,“未来一个重要趋势是网约车有一个总量限制。如此一来,出租车、网约车都能够在比较健康的环境下成长,消费者也能够得到比较安全舒适的服务。”


  此外,对于今年车企在出行行业里会有一个整合或者大撤退的传言,刘金良认为需要视车企转型做出行的目的而定。“如果是为了卖车,那他前进的步伐可能受阻,因为网约车不能满足车企完成车辆销售的需求。”而曹操出行作为车企转型出行的先头部队,更多的是顺应行业发展趋势,未来汽车一定是智能化、网联化的。“为了未来自动驾驶做准备,我们必须要去获得技术、车辆管理经验,让互联网跟车建立一种连接,以及科学、高效的派单算法,这样在未来无人驾驶汽车真正到来的时候才能够很快适应。”


  刘金良向记者透露,今年下半年曹操出行将联合吉利、沃尔沃及具有国际化配景的自动驾驶供应商开始进行自动驾驶测试工作,并希望在杭州亚运会之前实现载人测试。


  在未来,除了自动驾驶车辆即将落地开花,刘金良还表示曹操出行将始终坚持初心,以乘客为尊,依托汽车制造商的优势,打造出行专用车辆,为用户带来全新乘坐体验。


上一篇:网约车运营模式在此次疫情期间表现出较大优势 下一篇:网约车时代, 打个车反而越来越难, 滴滴司机为何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